• 快速登陆  |  注册成会员       工作人员查询:
     
  • 首页〉 > 失败教训 > 内容
  • 从失败中汲取教训 这11家印度创企为何败北

    2016-01-02 14:06:06 | 来源 中国诚信品牌万里行组委会河南频道
    2015年是印度的风水岭,在年底前预计融资超过80亿美元的风投资金比去年高出50%。大家对投资新兴科技创企报以极大的热情似乎不太明智,毕竟这些还未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模仿者虽然获得了风投公司的支持。

      从自己的失败中汲取教训,不如从别人的血泪史中总结经验。

      这席话对于创企来说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谈的总比做的容易。我们常常不能直面自己的问题,更别说从中学习,也少有人为了让别人少走弯路愿意跟大家分享自己失败的经历。

    这个现象在印度尤为突出,毕竟印度不似硅谷,硅谷历经风雨,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创企环境,所以它们能够明白失败乃成功之母,毫不避讳谈及“失败”二字。去年旧金山会议Failcon旨在给大家提供分享失败教训的平台,但是反响不大、收效甚微。

      关键是转变思想。

      如果一个创始人经历失败,而后又从失败中重新站起来,而且比原来更强大、更睿智,那么他一定对此事津津乐道。但如果失败被看作是软弱的表现,那么大家自然都会选择沉默。

      2015年是印度的风水岭,在年底前预计融资超过80亿美元的风投资金比去年高出50%。大家对投资新兴科技创企报以极大的热情似乎不太明智,毕竟这些还未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模仿者虽然获得了风投公司的支持,但是却不够脚踏实地,中看不中用。

      Nassim Nicholas Taleb曾经在《随机致富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中写道公司决策者常常被成功的假象蒙蔽了双眼,再加上身边一群唯唯诺诺的下属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给出失实的反馈。此外,现在媒体一味吹捧成功而忽视失败的做法也更加扭曲了这一现实问题。

      但是下面11个例子阐明,从失败中学习与从成功中学习同样重要。但是必须避免偶然性,不能盲目学习,就像Taleb告诫我们的那样,在总结失败或成功经验的时候,运气等随机因素不能被纳入考虑范围。

      Dazo

    图一

      就算是金牌投资者和资深创始人也无力挽回这家公司。Google印度市场总监、Amazon驻印度经理、FreeCharge首席执行官以及CommonFloor、TaxiForSure和Yo China这三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是这家食品初创公司的投资人。

      公司的创始人Shashank Kumar Singhal曾经是印度首家公交票务网站RedBus的移动产品经理,他从印度商学院毕业,另一位联合创始人Monica Rastogi同样是一位高材生。但是公司还是在开业一年内(10月份)倒闭了。

      这个创企起初是一个网上厨房,配备自己的主厨和几个可靠的合作伙伴,在班加罗尔供应当地特色小菜。但是不久之后,公司开拓业务的野心把它变成了一个各色餐厅的大杂烩,开始专注于食品和物流技术。

      这个转变使得公司受到餐厅的牵制,更可怕的是它无法掌控那些餐厅的食物质量和送餐效率。公司曾经一开始向顾客承诺的保质保量出现了问题,导致公司严重亏损。它将原名TapCibo(很多新顾客不知道“cibo”是意大利语的“食物”)更改为Dazo,但显然已无济于事。

      其它食品初创公司今年也遭遇滑铁卢,比如TinyOwl、Swiggy和Zomato等,但它们希望依靠资金力挽狂澜,早日脱离困境。

      Spoonjoy、Langhar、OrderSnack

    图二

      另有三家食品配送公司也十分短命。

      Spoonjoy与Dazo一样大牌云集,还获得Flipkart创始人Sachin Bansal的倾囊投资。这个食品科技公司总共从Saif Partners获得100万美元投资,但还是没能走下去。上个月被生鲜派送创企Grofers收购之前,公司规模远不如从前。Grofers创始人Albinder Dhindsa明确表示这只是人才收购,并没有进入送餐领域的打算。

      现在印度的城市涌现出一批拥有双份工资的核心家庭,但也不乏每天朝九晚五的单身人士,因此食物电商的市场缺口还是存在的。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投资原则,企业家们争先恐后地投资这些食品创企,却没有充分考虑到公司的烧钱速度和质量问题。现在很多创企发现投资活动常常是虎头蛇尾,他们后期阶段的融资往往无人问津。

      德里的Langhar提供即烧即食餐饮,但是今年年初倒闭,同样惨遭厄运的还有金奈的OrderSnack,它因为融资不利无疾而终。Eatlo、Freshmenu和Frsh现在也因为急需融资而命悬一线。如果基本问题不被重视起来的话,那么可以预料到将会有更多公司面临倒闭。

      DoneByNone

    图三

      电商是烫手的山芋。

      如今在商圈仍有一席之地的创企都有强大的靠山,它们烧钱厉害,亏损严重。

      专注线上产品的女士服装品牌DoneByNone获得早期风投公司Seedfund200万美元投资。DoneByNone有三位创始人,分别是Amarinder Dhaliwal、Vijesh Sharma以及Vijay Misra,他们有着丰富的电商经验、在互联网商务和科技领域摸爬滚打数年。他们早在2011年二月就成立公司,名为Handspick,一年之后,又更名为DoneByNone.

      但是不久它就深陷泥潭。

      “我们是小型创企,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这些小型电商想要闯出一片属于我们的天地真心不容易。我们跌入谷底,用尽吃奶的力气想要爬上来。当我们被别的事情牵绊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你们(顾客)。现在我们会认真对待你们的每一个问题,如果我们接了一个订单但是最后搞砸了的话那么我们会尽全力补救,如果补救未果,那么我们保证会全额退款。”这是去年12月该公司在Facebook发表的讲话,也可以算作它的“遗言”了。

      其实,在此之前公司倒闭的迹象已经展露无疑。早在10月份,这个创企就宣布清仓甩卖,所有产品打7折。此外,DoneByNone在Facebook上共有353252名粉丝,他们常常会在Facebook给出反馈,大部分表示DoneByNone不能按时配货发货。

      Seedfund的执行官Shailesh Vikram Singh表示,由于融资频频出现问题,联合创始人心灰意冷,离开了公司。他还透露公司会重新组建一个新的团队,卷土重来,但是现在还未传出消息。

      DoneByNone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如今已分道扬镳。Amarinder Dhaliwal现在是Micromaxs YU的首席运营官,Vijesh Sharma创办了新公司,Vijay Misra的LinkedIn Page显示他直到2014年8月才真正离开DoneByNone.

      除非印度的小型电商具备足够的市场优势,不然要在这个领域干一番成就简直比登天还难。毕竟它们不能像Flipkart、Snapdeal和 Amazon那样能够通过打折、薄利多销来吸引受众。

      Jewelskart、Bagskart、Watchkart

    图四

      这三个线上商铺是由Vayloo Technologies和专精护目镜市场的Lenskart联手推出的。值得一提的是,在印度今年电商创企融资评选中,Lenskart进入了前15强。Jewelskart、Bagskart和Watchkart长期面临激烈的竞争,并未吸引大量用户,因此它们的结束反而是一个聪明的战略决策,可以集中精力攻下细分市场。

      果然不出所料,Lenskart今年得到了投资人的大力支持,共获资金2100万美元。我们一起见证了它从失败到成功的蜕变以及典型的风投模式,那就是成长越快的公司获得的靠山越大;反之,那些来不及成长的公司将直接被扼杀在摇篮里。

      TalentPad

    图五

      招聘是助力企业腾飞的重要因素,因此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很多公司发现找到合适的价值主张实非易事,这其中就包括TalentPad,该公司从Helion Ventures获得融资后还没到一年就销声匿迹了。

      印度理工学院和印度管理学院的校友在德里创建了一家面向市场的创企,通过使用数据分析为客户公司寻找合适的求职者。它甚至在5月份收购了班加罗尔的竞争对手OptimizedBits来提升自己的分析能力。

      但是数月之后,它留下了一番令人深思的言论,然后就此淡出我们的视野。它说:“我们为公司提供科技领域顶尖的人才,为它们的成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此外我们还为顾客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用户体验。只可惜这个舞台太大,我们过于渺小,自身的实力不足以完成我们的野心。”

      印度的工程学院每年培养出超过100万的工程师,却只有不到20%的毕业生具有从业资格。因此可以看出找到合适的求职者并不容易,雇用创企必须灵活应对,找到制胜关键。

      比如Venturesity在成为科技猎头公司之前,曾经从招聘平台转型到培训平台。另一个创企Hiree则集中精力为当下积极的求职者寻找工作岗位,这种缩小受众范围的做法也为招聘者节省了时间。

      Townrush

    msrks

      随着印度电商经济的腾飞,物流成为今年的热门行业。Flipkart上周为Blackbuck投资2500万美元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实际上,电商供应的每一个环节都不乏实力雄厚的企业。

      在这样一个充满活力、日新月异的领域,小企业苦心经营却难逃被兼并的宿命。其中一例就是班加罗尔的Townrush,公司的快递员因为公司连续三个月没发工资打砸办公室。生鲜配送创企Grofers后来透露它们仅仅对Townrush团队进行了人才收购。

      Lumos

    8

      这个物联网领域的硬件创企与之前谈及的都不同。Yash Kotak、Pritesh Sankhe和Tarkeshwar Singh对于他们的问题毫不遮掩,他们还总结了自己可以改进的地方,告诫其他人他们走过的弯路。

      2014年,三位从印度理工学院(I.T Gandhinagar)获得技术学士学位的年轻人成立了Lumos。他们的想法是研发一种智能转换器,自动控制家中的电子产品。这个转换器自带传感器,能够监测环境条件、感知主人行踪、了解用户的习惯进而做出精确决定。

      根据联合创始人Yash Kotak的说法,Lumos犯了五个错误:

      ? 我们在研发的过程中既缺乏专家,又没有把目标受众的需求考虑进去;

      ? 我们在打造产品前没有完成尽职调查;

      ? 我们任由沉没成本(sunk cost)影响之后的转型决定;

      ? 我们样样都想抓,结果一件都没抓牢;

      ? 我们低估了研发硬件产品的难度。

      Kotak表示建立原型是硬件初创公司最容易上手的部分。真正的挑战在于产品设计、生产加工、产品分销以及市场营销。

      和其他顽强的企业家一样,这三个创始人还没有完全死心。他们忙着准备下一个冒险尝试,那就是Fundamine,它致力于为他们领域的专家建立一个交流讨论、与时俱进的社区。

    Oh

      以上这些就是需要引起我们注意并从中学习的失败经历,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成功的秘诀总是雷同,失败的公司各有各原因,不论是初创公司的创始人还是未来的企业家都值得一看。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品牌315”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品牌315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品牌315网", http://www.pp315.com.cn。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最新文章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商品与质量》品牌保护品牌315网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互联网信息中心备案:京ICP备14004627号
    编辑中心: 品牌315网编采中心